记忆苦涩2009

Xiaojingli:

异地恋的最高境界大概就是跨时空吧,越过8个时区将近一年的陪伴,每天都会延时而来。
这本书献给我们的爱情,也献给所有在异地恋里努力的人们。

从离开的那天起,他每天开始写一篇小日志,久而久而养成了直到现在的习惯,而我每天能做的便是拍下在那个遥远的国度看到的一切。而后要回来的时候,突然想起做这样一本手工书,当做彼此的礼物,他贡献文字我贡献图片,以日历的形式,记录两条平行线过往那段挣扎、痛苦、争吵却又幸福的时间。

书的内页是用的Bible paper,用于印刷圣经的一种纸张,非常轻薄但顺滑。谢谢宛姑娘送我的活字印刷的字母,敲敲打打也完成了颇具“手工”感的名字,谢谢v给予的建议和材料,一路有你们,特别好。

鲁迅的设计(一):书籍装帧

一纸油墨:

在中国现代文化思想史上,鲁迅(1881-1936)如同神一样受人膜拜。他被人们奉为导师、旗手、领袖,饱经风雨而不倒。因为有毛泽东的追捧,在文化大革命期间,当大多数解放前的作家作品都被打入冷宫时,他的著作仍能畅行于世,成为中国人在文化禁制时期仅有的精神读物。他是作家中最早关注书刊设计的人,他的著作中有大量关于书刊设计的论述,他本人在早期更亲自对自己和别人的书刊进行设计。因此,在解放后所出版的现代书刊装帧史论中,他一直被摆在先行者的行列,而“鲁迅与书刊设计”更成为史家必治的课题。

鲁迅的书刊设计带有典型的文人特点。第一是朴素,他很多书都是“素封面”,除了书名和作者题签外,不着一墨,“于无声处听惊雷”;其次是古雅,他爱引用汉代石刻图案作封面装饰,甚至用线装古籍形式包装外国画集,以旧瓶装新酒;三是喜用毛边装,他自称为“毛边党”,爱保留书边不切,觉得“光边书像没有头发的人——和尚或尼姑”;四在版式上喜欢留出很宽的天地头,让读者可以写上评注或心得,以尝读书之乐;最后是对细节斤斤计较,举凡字体大小、行距、标点、留白、用色等等,他无不细加考究,直至理想为止。

鲁迅除了是作家外,还是一个资深的美术研究者。他自1912年开始收集研究六朝造像、汉画像、汉碑帖和其他金石拓本,后更致力于引介外国版画,倡导新兴木刻运动。因此他的书刊设计又能超乎文人趣味,具有专业设计的风范。他以图案字体来设计书名,大胆改变汉字原有的笔划结构,突破传统书法的既有规则,赋予其强大的隐喻功能,可谓自成一派。而对书刊插图的重视,更加显示出其高瞻远瞩的专业眼光:“书籍的插画,原意是在装饰书籍,增加读者的兴趣的,但那力量,能补助文字之所不及,所以也是一种宣传画。” (选自鲁迅《“连环图画”辩护》,最初发表于一九三二年《文学月报》,后编入《南腔北调集》) 所以他在编辑和设计《奔流》、《译文》等杂志时,加入了大量的插图。

以今天的目光看,鲁迅的书刊设计未必如一些史家或藏书家所论,件件皆是杰作。因为当时的历史条件所限,他的设计在造型上仍然有所欠缺,在图案字体方面,虽有《呐喊》等经典,但亦有《萌芽月刊》、《接吻》等平平之作。尽管如此,鲁迅仍然是中国现代书刊设计史最应铭记的名字,在他的直接影响下,陶元庆、孙福熙、司徒乔、钱君匋等人开始致力于书刊设计,成为中国第一代的书刊设计师。对于一个筚路蓝缕的开拓者,我们岂能苛求?




《国学季刊》第一卷第二号,鲁迅设计,蔡元培题字,北京大学出版,1923年,16开

鲁迅曾在北京大学任教,为北大的不少出版物作过设计,今天仍在使用的北大校徽亦出自他的手笔。这期《国学季刊》封面使用汉代石刻图案作底,是鲁迅追求古雅风格的代表作。可惜铺得太满,蔡元培的题字压在上面后就显得有点乱了。






《呐喊》,鲁迅著,鲁迅设计,北新书局出版,1926,32开

这是鲁迅最优秀的设计,今天看来仍是无可挑剔。暗红的底色如同腐血,包围着一个扁方的黑色块,令人想起他在本书序言中所写的可怕的铁屋。黑色块中是书名和作者名的阴文,外加细线框围住。“呐喊”两字写法非常奇特,两个“口”刻意偏上,还有一个“口”居下,三个“口”加起来非常突出,仿佛在齐声呐喊。鲁迅只是对笔划作简单的移位,就把汉字的象形功能转化成具有强烈视觉冲击的设计元素。这个封面不遣一兵,却似有千军万马;它师承古籍,却发出令人觉醒的新声。




《小彼得》,匈牙利妙伦著童话集,许霞(许广平)译,鲁迅设计,春潮书店出版,1929,32开,长型毛边本

因为是一本童话集,所以鲁迅把“小彼得”三个字写得颇具童趣。




《萌芽月刊》,鲁迅主编、设计,光华书局出版,1930,25开

“萌芽月刊”四字写得一般,收在此仅供读者参考。(这是原文的话,我却以为这几个字颇有稚趣味,是否与萌芽二字的意思相呼应?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他仁我智,哈哈,ad518编者注)




《铁流》,苏联绥拉菲摩维支著,曹靖华译,鲁迅设计,光华书局出版,1932,25开

“铁流”二字,铮铮似有金石之声。加上取用苏联版画家毕斯凯莱夫的作品作插图,更显革命文学的本色。




《引玉集》,苏联版画集,鲁迅编辑、设计,三闲书屋出版,1932,32开

此书为精装本,鲁迅专门送到日本印刷。苏联版画家们的姓名字母被分为八行横排,置入中式版刻风格的“乌丝栏”中,与左边竖写的“引玉集”三个大字相映成趣。又有一圆形阴文的“全”字将方形构图打破,红底黑字的方框顿时便活络起来。封面最左边有一黑色边线,漫过书脊,流向整个封底。红与黑、与封面的白底形成强烈对比,乃中国出版物的经典用色。




1936年10月8日, 在上海八仙桥青年会举办的中华全国木刻第二回流动展览会上,鲁迅和黄新波、曹白、白危、陈烟桥在一起。沙飞摄。

小和:

《致设计》—— 为了设计而归纳的心理学常识

内容来自《100 Things Every Designer Needs to Know About People》

版权归Susan Weinschenk所有

灵感星球:

鲜活日本:

日本艺术家道弘松冈(Michihiro Matsuoka)的蒸朋风格雕塑作品。融合各种动物和鱼类的复古机械生物,他主要使用粘土创作,并适当结合其他材料,最终使用丙烯颜料进行细致的涂装。

唵嘛呢呗咪吽:

《Postcard》连接你我的未来世界

海量高质量明信片聚集地,同时,提供慢递服务,模仿真实笔触,寄给你写给未来的自己的心境。